欢迎您来到天津格斯环保有限公司、祝您体验愉快! 咨询热线:+86-22-58395279

只会写自己名字的大妈,签了三四张纸后哭了:一辈子苦来的房子要没了……

生活中,大到买房 买车,小到刷卡买单,总有一些条款需要签字来确认。51岁的蒋祖香只会写自己的名 字,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三个字竟有可能让她一辈子的辛苦付之东流。

“这辈子没有文化,靠不了别人,只想到苦,只想有一个家。”蒋祖香哭着说。她的女儿也在一旁叹气:“这一辈子她就是为了苦钱,就是为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个房子,结果被人家全都骗掉了。”

母女俩口中的房子是指扬州市区康文苑小区的一套两居室。蒋祖香介绍,她单身一人,不识字、没 文化,靠打零工过活,这套房子是她辛辛苦苦挣下的全部家当。

2018年,她在扬州高邮的一家浴室打工, 和浴室的两位小老板陈某和杨某处成了“朋友”。有一天,“朋友”向她开口了。

“ 他们说,把房产证放在他们那边摆一下,一个月给我一万块钱,这个钱我没要。”房产证在人家那里放一下就有钱拿?这让蒋祖香难以理解。不过,本着对老板的信任,蒋祖香还是同意了。几天后,两人又把她带到扬州市区,在路边和几个陌生人签了一份合同。

“他们就让我签字,我也不会写字,写歪了,他说不着急, 慢慢写,好像签了有三四张呢。” 因为不识字,这三四张纸的内容蒋祖香自然看不懂。

之后蒋祖香想起,上一次签字还是她买房时,为此她特地向老板询问: 不是把房子过户了吧?对方说不可能过户的,让她放心。陈某还特地关照她,这事要保密。

没有阅读法律文书的能力,却稀里糊涂地在合同中签下自己的名字,殊不知,签名就意味 着要承担法律责任!直到几个月后,蒋祖香突然接到了一家小贷公司的电话,这时她才感觉大事不好。

“ 小贷公司说你把利息给一下,我说什么利息啊?他说是7500块钱每月。 ” 蒋祖香这才得知,原来自己作为借款人与一家“融投贷”公司签下了50万的贷款协议。合同中陈某 是担保人,蒋祖香的房产则成了抵押物,50万贷款则直接进了陈某的腰包。

眼见事情败露,陈某、杨某赶忙又与蒋祖香签下一份补充协议,承诺一定偿还50万元贷款,还将自 己浴室的经营权、高邮的一套房产以及两台豪车抵押给她。

蒋祖香一估算,这些抵押物的价值远远高于她的那套两居室,因此也就放下心来。没曾想,2019年3月,陈某突然消失了,蒋祖香找上门去, 才知道两人早已债台高筑。

直到这时,蒋祖香才如梦方醒,慌忙找人仔细阅读她签下的协议, 发现自己的两居室马上就要过户到贷款公司了。“他们告诉我,那两人就是骗子!”蒋祖香悔不当初。

迫不得已,蒋祖香将这个隐藏了半年的秘密告诉了女儿,并通过法律途径维权。据了解, 在这笔50万的贷款中,小贷公司拿走4.6万的砍头息,杨某抽走1.5万元,陈某分得剩余的43.9万元。

2019年9月,高 邮法院判决陈某、杨某赔偿蒋祖香50万元贷款及利息。然而,两人的财产已经转移,很难执行。

蒋祖香状告两位老板的官司胜诉了,却陷入了执行难的困局。而她签字带来的后遗症还在 发酵,因为,另一场官司正在等着她。

如今,当初办理贷款的“融投贷”公司原办公地点已人去楼空。一位黄经理表示,公司已经转行, 但根据当时的合同,这笔账必须蒋祖香来偿还,因为上面的确是蒋祖香自己签的名。

为了证实自己的确是文盲,蒋祖香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并有多位知情人的签名。

4月2日,“融投贷”诉蒋祖香一案开庭。蒋祖香的代理律师认为, 这家小贷公司与陈某、杨某两人有串通的嫌疑,非常符合“套路贷”的特征。

对此,当时贷款的老板之一杨某表示,他确实和陈某一起让蒋祖香签过担保协议。不过,贷款并非 他用,陈某至今还欠他百万借款,他也是受害者。 而当事人陈某已经失联,电话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对此,法律界人士表示,小贷公司和两个老板的行为是否涉及“套路贷”还有待法院的判决。而蒋 祖香若想证明自己对贷款一事毫不知情,需要向法庭举证。 如果无法举证,“三角债”关系便可能成立。作为担保人的陈某已无力负担债务,蒋祖香的房产或将不保。




上一篇:提升国家安全意识,筑牢国家安全堤坝


下一篇:建设书香社会 提升工作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