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天津格斯环保有限公司、祝您体验愉快! 咨询热线:+86-22-58395279

抗疫网上论坛6:语言服务与国家安全

中国语言服务40人论坛近期特别推送“抗疫网上论坛”系列,邀请业界与学界专家就热点话题展开讨论,观点碰撞,思想交锋,开创语言服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在举办三期“应急语言服务”专题、两期“后疫情时代语言服务企业危机与转机”专题之后,引起更多学界业界专家的关注与兴趣,为“抗疫网上论坛”提供了各自的学术研究与智库观点。本期邀请到五位专家围绕“语言服务与国家安全”展开讨论,涉及国家安全语言服务教育和人才培养、应急语言管理、军事安全、国家语言安全战略、语言服务的安全价值和作用等。

中国在抗击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中做出了重要贡献,离不开应急语言服务。后疫情时代,我们应思考本次抗疫的成功经验,加强对威胁国家安全突发事件的准备和响应。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总体国家安全观是指导应急语言服务建设的纲领,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引下的语言服务建设应面向国民安全、领土安全、主权安全、政治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科技安全、生态安全、信息安全和核安全,提升国家安全语言服务能力,培养国家安全语言服务人才。

为此,我建议,高校语言类专业加强国家安全语言服务教育和人才培养,为国家主权、领土、政权、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等免受各种侵袭、干扰、威胁和危害提供强有力的政治安全语言服务;为金融安全、资源安全、产业安全、财政安全等提供经济安全语言服务;为信息安全认证、网络传播安全、网站安全、网络安全法规、网络信息安全标准化、安全警示标识等提供信息安全语言服务;为语言文字安全、风俗习惯安全、价值观念安全和生活方式安全等提供文化安全语言服务。一是培养国家安全翻译服务人才,二是培养国家安全语言技术应用人才,三是培养国家安全语言教育人才,解决语言人才因知识、素质和服务能力不足,不能满足国家安全服务需求的现实,为切实维护我国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贡献语言服务智慧、提供语言服务方案、解决语言服务问题。

语言安全是非传统安全范畴下语言文化安全的次范畴,指语言文字及其使用能够满足国家和社会稳定、发展的需要,不出现影响国家、社会安全的问题。此次疫情危及人民生命安全和国家安危,在大疫面前,作为安全的重要要素之一,语言的问题在于:语言战略应对不足,语言机制预见不灵,语言平台资源匮乏。

为此,我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在战略层面,开展语言能力,尤其是应对突发事件语言服务能力及安全战略研究,加紧建设应急语言服务研究机构,开展世界、中国、区域三级应急语言服务现状调研,重点考察和监测其潜在的安全风险,例如语言术语、语言纠纷、语言污化、语言冲突及重要语言舆情事件,切实提高战略预见性;二是在机制方面,建立国家语言案例应急和救援机制,尤其要发挥高校的优势,设立应对语言案例风险的语言服务志愿者团队,减少中国在疫情评估、科学鉴定、对外援助、国际联动、媒体传播等过程中因语言障碍带来的沟通不畅问题;三是在资源平台方面,建设符合国家语言能力一体化的语言服务“一网四库”,包括研制专门应急语言服务网站,建设开放性通用多语种语言应急服务语料库、应急语言服务人才库、应急自愿者储备库、应急案例风险信息和案例预警信息库。

军事安全在国家安全领域中的地位特殊,是国家安全中其它安全的重要基础,也是其它安全的重要前提。军事安全涉及保卫政权和制度牢固、维护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保护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抵抗外来侵略和打击颠覆力量、促进地区稳定和世界和平、加强地区军事交流与合作的综合力量运用,其中,军事力量的运用是根本,军事本身的安全是前提。军事安全的基本要求是保密,最佳配置目标是各种力量实力雄厚、装备精良、技术灵领先,最根本目标是赢得战争和斗争的胜利,最基础的前提是“知彼知己”,最基本的保障是严明的纪律,最好的效果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最重要的机制是英明的领导和决策,最典型的斗争是两个战场:可见与不可见的武装力量在物理空间战场的直接对峙、对垒与搏杀,显性与隐性的语言力量为争夺精神与心理而在认知空间战场的争夺、争斗和争锋。

在军事安全领域,语言既是军事安全交流的手段、攻防的工具,更是军事安全斗争的内容形式、决胜的炮弹、投枪和刀锋。能否拥有强大的语言服务与保障,是决定军事安全的重要基础:是否有足够的语种准备、强大的语言队伍、领先的语言技术、广泛的语言资源、高端的语言开发人才、有影响力的话语表达人员、受人关注的话语表达机构以及全方位的话语传播机制与机构体系,已经成为智能互联时代军事安全的重要基础。军事安全已经由以往重视语言信息交流时代进入后语言时代:更加重视语言的技术处理以及语言内容的认知效果时代,进入追求大数据分析、精准防控、信息制导、智能打击、认知操控、人机互联、人员社会行为心理认知文化可计算可视化、语言战与多域战混合战智能战融为一体的全方位军事斗争时代。

新时代,语言服务保障能力要能够保障部队前方信息收集、捕捉和分析能力强大,后方运筹帷幄决策精算深算神算、料敌行动出神入化,整体实施过程语言信息引导维护打击防护维稳能力精湛,全过程语言信息投送和传播技术实力雄厚,与其他媒介手段融合嵌入力量强劲的,语言保障力量需要综合应对打击与防护、科技与人力、智能与人性、正义与人道、道德与伦理、人性与物性、人机互联与人机融合。新的时代,军事安全面临新的更大的挑战,军事领域的语言服务保障将会是大有作为的领地,也会是世界诸国兵家必将争夺的阵地,更会成为大国争夺的战争高地。

美国几乎每年都会发布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7年报告发布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做出重大调整,其影响从中美关系现状可见端倪。因此,国家安全战略的制定与部署对国家利益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语言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构成要素,全球化时代2.0即将到来,我国亟需制定国家安全和语言安全战略2.0。

语言教育是语言安全的基础。建国及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外语教育取得了显著成绩。但从语言安全角度看,我们的发展似尚处原初状态。具体表现为,第一,在国家层面上,并未形成成熟统一的语言安全战略,国家安全主管部门并未设置专门机构,学科规划生硬,战略布局贫弱,政策支持不足,总体国家语言能力不足。第二,国家总体外语战略目标不够明晰,学科总体划分有待加强,学科专业教育、职业培养、语言服务划分不充分,国家外语人才教育(包括学位教育和社会培训)、语言能力与社会/地区需要在规模和质量上严重失衡,如,全国开设英语专业的高校上千家,近几年小语种发展失序,外语教育市场混乱,人力、资源浪费,同时在部分行业和地区造成就业困难。第三,各语种语言能力培养缺乏宏观规划和市场调控的有效平衡,导致某些语种专业过分肥胖与营养不良并存。第四,从各语种内部(如英语)看,全国高校横向专业布局和纵向专业结构布局不合理,专业性有待加强。第五,上述失衡的外在表象之一是语言教育、语言服务关系失衡。语言教育结构存在“局部精细、总体粗放”问题,语言专业设置与社会语言(如翻译)服务需求不兼容,二者争论不休,虽然二者本应互补,并不存在本质对立,但争论的后果日显严重。我认为,既要有学科发展自由,又需总体布局调控,不宜放任自流,亟需战略规划和有效治理。

语言服务是将语言研究与行业领域的语言需求、语言支持、语言资源配置与语言能力等诸多方面有机联系起来,面向国家和社会发展现实需要的语言治理行为。在总体国家安全观之下,语言服务具有重要的安全价值和作用。

首先,语言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军事“武器”。语言支持与保障在现代战争中,是情报搜集与分析、战前准备部署、地面行动、军团调动以及难民安置等工作中不可忽视的重要环节。在信息技术条件下,语言智能技术具有无可替代的国防价值,是克敌制胜的隐性“武器”。其次,语言服务可为应对重大或紧急公共安全问题提供安全保障。紧急语言援助包括为克服语言障碍所需的语言服务、语言技术和语言救助,在抗击新型冠状肺炎的战疫行动中,语言学界合力组建的“战疫服务团”作用显著。

再次,语言服务可为解决跨国性公共安全问题提供重要支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建立专业化的多语人才储备库,有助于应对和解决由于语言障碍造成的不安全问题。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语言服务能力是保障海外利益,提升风险抗御能力的基本保障。

最后,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日益提升,需要在世界范围内履行一个大国的国际义务和责任,在积极参与处理国际非传统安全问题时,在履行国际维和部队、人道救助、国际医疗援助等国际事务的时候,都对相关人员的语言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中国参与全球治理需要语言服务发挥积极作用。




上一篇:@京津冀往返人员,国家政务服务平台支撑健康码互认


下一篇:路遥《人生》:因为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所以活该受到压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