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天津格斯环保有限公司、祝您体验愉快! 咨询热线:+86-22-58395279

远离“五毛食品”!孩子的舌尖安全需要共同守护

2018年,民主协商平台“有事好商量”在广州落地。从2019年开始,羊城晚报全程参与“有事好商量”民生议题的解决和推动。

今年,公交与地铁接驳、小区高空抛物、校园安全、以及养老服务等10件与广州市民息息相关的民生事,将在“记者跑、委员议、政府推”的三部曲中,一件件摆上台面,在立体化、多角度的协商议事中推动解决。

当前,国内疫情防控向好态势进一步巩固。自4月27日广州市中小学校初三、高三学生复学复课后,全面复课开学即将进入倒计时。校园热闹起来,如何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保障学校师生“舌尖上的安全”,成为全社会都在关注的问题。

前期,经过“记者跑”和“委员议”, 发现广州整体情况是好的,但也存在一些需要改进完善的地方。通过协商,广州政协委员们与政府职能部门达成了共识:一是进一步加强部门联动,实现协同监管;二是进一步优化监管手段,提升监管效率;三是进一步加强对家长、学生食品安全的宣传教育,增强学生的食品安全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

一包5毛钱的辣条,添加剂有十多种,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药品说明书。但是孩子们却很喜欢,辣条之类的零食大量存在学校周围,这些零食对孩子的身体有什么影响?怎么保证孩子们的食品安全?广州市政协有关负责人在协商中表示,去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几家生产辣条的企业。这些生产企业环境恶劣,令人震惊。在广州的学校周边,也有很多小卖部卖这种网红产品。

“像市场监管、城管、教育,还有公安等部门加强配合,与学校、家委会等加强协调联动机制,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形成食品安全共治局面。”广州市政协常委李建华表示,广州中心城区的周边学校监管做得比较好,但是城市周边的一些学校,还有“走鬼”和三无产品。建议市场监管部门要科学研究监管执法方案,统筹派遣执法力量。

广州市政协委员蔡武建议,应结合网格化管理、视频监控、无人机巡查等手段进行监管。他说,应建立学校保安与街道城管的快速响应专线,保安及时发现并报告给城管流动摊贩的行踪,城管立即行动,予以查处。

对此,广州市市场监管局总工程师吴岳德表示,广州的校园周边食品经营单位被列为最高风险等级,进行全覆盖检查。同时,该局推动基层市场监管部门落实属地化监管责任,持续加大督查问责和工作考核力度,严厉打击生产销售“三无”食品等违法行为。

广州市城管局副局长李锋告诉记者,采用守点巡查加集中整治,去年城管部门就校园周边流动摊贩整治了2.1万宗。但是在偏远地区的少数校园周边,确实也存在流动摊贩有市场、执法力量不足等问题。接下来,将把执法力量倾斜到问题地区。同时,将巩固深化提升联动机制,把流动摊贩纳入网格化治理,提升城市管理的智慧化。

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华山鹰回称,学校将密切配合相关执法部门,同时动员家长也去举报流动摊贩,形成共建共治的管理格局。

辣条、薯片、果冻等常见的零食,虽然属于合法合规的食品,但又“富含”添加剂。不少家长担心不利于学生的成长,认为应禁止在学校周边售卖这些小零食。

是否应该“一刀切”? 委员蔡武则认为,对于无证经营的摊贩,以及过期食品、三无产品,应坚决取缔。而对于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合法合规的食品,相关部门要出台指引,明确哪些属于不健康食品,让商家卖得明白,让学生吃得明白,“相关部门应出台一个相关的指引,合理引导中小学生以及家长的观念,这样才能有理有据。”

李建华常委也指出,孩子们有从众心理,宣传引导非常重要,建议政府部门、学校用学生喜闻乐见的宣传方式或者媒介来引导学生,让他们重视自己的健康,自觉抵制垃圾食品。

广州市政协委员吴奇泽建议,市场监管局、教育局等职能部门出台或更新《广州市中小学校学生食品安全健康指引》,让孩子们从小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

对此,华山鹰回应称,下一步,会根据《中国居民膳食指南》《中国儿童青少年零食消费指南》的要求,整理汇编《广州市儿童青少年膳食健康手册》,从常见饮食行为误区、合理选择零食等方面提供详细、有针对性的指导,帮助学生从小养成健康的饮食习惯。

此外,李建华常委还建议结合校园微改造,利用物联网优势,为符合条件的学校布局无人售货机,由家长在手机端控制,通过设定限额、品种和购买时间,学校设置品种规格,学生刷脸支付来购买有安全健康资质的副食或饮品。

“这个建议很好。目前我们在积极打造智慧化校园,会结合下一步工作进行研究。”广州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回应说。

据悉,广州地区有各级各类全日制学校共约3740所(不包括在穗高校),学生有227万人。其中食堂经营点为3245个,由学校自营的2419个,占74.5%;此外承包有633个,外送配餐193个。在广州的学校饭堂当中,A级食堂有839个,B级食堂有2370个,目前没有C级的学校饭堂。

孩子增强身体素质,提高免疫力,除了要锻炼,还有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吃”。学校食堂能“管饱”,但是能不能“吃得好”,营养是否跟得上呢?

对此,华山鹰表示,将鼓励有条件的中小学、幼儿园建立家长试餐陪餐制度,学校可通过座谈会、意见箱、网上留言等多种方式了解学生、家长以及教职工对学校食堂、配餐企业的食品安全和营养搭配、菜式口味的意见和建议。

除了丰富菜品,监管和管理也很重要。委员蔡武建议针对学校食堂,继续引入“互联网+”的工作理念,推广采取菜单上网、厨房直播等形式,利用食堂“智慧监管”等信息化方式,满足学生餐饮需求,同时主动接受师生监督。

对此,广州市市场监管局总工程师吴岳德说,目前南沙、天河、番禺等区的部分学校食堂已实现手机APP看后厨。今年2月份,该局又联合教育局制定了“互联网+明厨亮灶”工作方案,计划在今年年底全市所有学校食堂100%实现“互联网+明厨亮灶”,建立实时动态的全链条闭环监管体系。“我们要求供餐单位的食品安全量化等级全部达到B级以上,且必须配备密封式的专用运输车辆,做好清洁消毒。”他说。

食品安全无小事,校园食品安全更是事关重大。食品经营者、学校、家长、教育主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等所有与校园食品安全相关的社会成员,都应当负起责任,维护好食品安全环境,让学生健康安全成长。

2018年,民主协商平台“有事好商量”在广州落地。从2019年开始,羊城晚报全程参与“有事好商量”民生议题的解决和推动。

今年,公交与地铁接驳、小区高空抛物、校园安全、以及养老服务等10件与广州市民息息相关的民生事,将在“记者跑、委员议、政府推”的三部曲中,一件件摆上台面,在立体化、多角度的协商议事中推动解决。

当前,国内疫情防控向好态势进一步巩固。自4月27日广州市中小学校初三、高三学生复学复课后,全面复课开学即将进入倒计时。校园热闹起来,如何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保障学校师生“舌尖上的安全”,成为全社会都在关注的问题。

前期,经过“记者跑”和“委员议”, 发现广州整体情况是好的,但也存在一些需要改进完善的地方。通过协商,广州政协委员们与政府职能部门达成了共识:一是进一步加强部门联动,实现协同监管;二是进一步优化监管手段,提升监管效率;三是进一步加强对家长、学生食品安全的宣传教育,增强学生的食品安全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

一包5毛钱的辣条,添加剂有十多种,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药品说明书。但是孩子们却很喜欢,辣条之类的零食大量存在学校周围,这些零食对孩子的身体有什么影响?怎么保证孩子们的食品安全?广州市政协有关负责人在协商中表示,去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几家生产辣条的企业。这些生产企业环境恶劣,令人震惊。在广州的学校周边,也有很多小卖部卖这种网红产品。

“像市场监管、城管、教育,还有公安等部门加强配合,与学校、家委会等加强协调联动机制,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形成食品安全共治局面。”广州市政协常委李建华表示,广州中心城区的周边学校监管做得比较好,但是城市周边的一些学校,还有“走鬼”和三无产品。建议市场监管部门要科学研究监管执法方案,统筹派遣执法力量。

广州市政协委员蔡武建议,应结合网格化管理、视频监控、无人机巡查等手段进行监管。他说,应建立学校保安与街道城管的快速响应专线,保安及时发现并报告给城管流动摊贩的行踪,城管立即行动,予以查处。

对此,广州市市场监管局总工程师吴岳德表示,广州的校园周边食品经营单位被列为最高风险等级,进行全覆盖检查。同时,该局推动基层市场监管部门落实属地化监管责任,持续加大督查问责和工作考核力度,严厉打击生产销售“三无”食品等违法行为。

广州市城管局副局长李锋告诉记者,采用守点巡查加集中整治,去年城管部门就校园周边流动摊贩整治了2.1万宗。但是在偏远地区的少数校园周边,确实也存在流动摊贩有市场、执法力量不足等问题。接下来,将把执法力量倾斜到问题地区。同时,将巩固深化提升联动机制,把流动摊贩纳入网格化治理,提升城市管理的智慧化。

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华山鹰回称,学校将密切配合相关执法部门,同时动员家长也去举报流动摊贩,形成共建共治的管理格局。

辣条、薯片、果冻等常见的零食,虽然属于合法合规的食品,但又“富含”添加剂。不少家长担心不利于学生的成长,认为应禁止在学校周边售卖这些小零食。

是否应该“一刀切”? 委员蔡武则认为,对于无证经营的摊贩,以及过期食品、三无产品,应坚决取缔。而对于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合法合规的食品,相关部门要出台指引,明确哪些属于不健康食品,让商家卖得明白,让学生吃得明白,“相关部门应出台一个相关的指引,合理引导中小学生以及家长的观念,这样才能有理有据。”

李建华常委也指出,孩子们有从众心理,宣传引导非常重要,建议政府部门、学校用学生喜闻乐见的宣传方式或者媒介来引导学生,让他们重视自己的健康,自觉抵制垃圾食品。

广州市政协委员吴奇泽建议,市场监管局、教育局等职能部门出台或更新《广州市中小学校学生食品安全健康指引》,让孩子们从小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

对此,华山鹰回应称,下一步,会根据《中国居民膳食指南》《中国儿童青少年零食消费指南》的要求,整理汇编《广州市儿童青少年膳食健康手册》,从常见饮食行为误区、合理选择零食等方面提供详细、有针对性的指导,帮助学生从小养成健康的饮食习惯。

此外,李建华常委还建议结合校园微改造,利用物联网优势,为符合条件的学校布局无人售货机,由家长在手机端控制,通过设定限额、品种和购买时间,学校设置品种规格,学生刷脸支付来购买有安全健康资质的副食或饮品。

“这个建议很好。目前我们在积极打造智慧化校园,会结合下一步工作进行研究。”广州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回应说。

据悉,广州地区有各级各类全日制学校共约3740所(不包括在穗高校),学生有227万人。其中食堂经营点为3245个,由学校自营的2419个,占74.5%;此外承包有633个,外送配餐193个。在广州的学校饭堂当中,A级食堂有839个,B级食堂有2370个,目前没有C级的学校饭堂。

孩子增强身体素质,提高免疫力,除了要锻炼,还有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吃”。学校食堂能“管饱”,但是能不能“吃得好”,营养是否跟得上呢?

对此,华山鹰表示,将鼓励有条件的中小学、幼儿园建立家长试餐陪餐制度,学校可通过座谈会、意见箱、网上留言等多种方式了解学生、家长以及教职工对学校食堂、配餐企业的食品安全和营养搭配、菜式口味的意见和建议。

除了丰富菜品,监管和管理也很重要。委员蔡武建议针对学校食堂,继续引入“互联网+”的工作理念,推广采取菜单上网、厨房直播等形式,利用食堂“智慧监管”等信息化方式,满足学生餐饮需求,同时主动接受师生监督。

对此,广州市市场监管局总工程师吴岳德说,目前南沙、天河、番禺等区的部分学校食堂已实现手机APP看后厨。今年2月份,该局又联合教育局制定了“互联网+明厨亮灶”工作方案,计划在今年年底全市所有学校食堂100%实现“互联网+明厨亮灶”,建立实时动态的全链条闭环监管体系。“我们要求供餐单位的食品安全量化等级全部达到B级以上,且必须配备密封式的专用运输车辆,做好清洁消毒。”他说。

食品安全无小事,校园食品安全更是事关重大。食品经营者、学校、家长、教育主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等所有与校园食品安全相关的社会成员,都应当负起责任,维护好食品安全环境,让学生健康安全成长。




上一篇:楼市调控信号:北京西城区对学区房动手,对房地产意味着什么?


下一篇:餐饮业战“疫”案例大盘点,节后再战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