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天津格斯环保有限公司、祝您体验愉快! 咨询热线:+86-22-58395279

经济学者张奥平:2020年是流动性投机年 2021年将是增量价值投资年

  中国经济经历了2020年极为不平凡的一年。伴随着黑天鹅、疫情肆虐的一年之后,2021年中国宏观经济会有哪些新机遇、新发展,会呈现怎样的趋势?

  3月25日,知名经济学者、创投专家、增量研究院院长、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张奥平在《中国经营报》触角学院上表示,全球疫情拐点已经基本确定,全球范围内,无论是美国、欧洲、日本这些发达经济体,包括中国,PMI指数已经达到了荣枯线之上。所以可以预计,2021年是全球经济的复苏年。对于中国,也将迎来属于自己增量时代的15年。

  2021年是全球经济的复苏年

  对于全球范围内的经济,2021年毫无疑问是全球的复苏年。

  目前,全球疫情拐点已经基本确定,新增病例数量在持续下滑,全球范围内接种疫苗的数量又在持续上升,疫情对于2020年的冲击,在2021年会得到一个很有效的改善。另外,全球范围内,无论是美国、欧洲、日本这些发达经济体,包括中国的PMI指数已经达到了荣枯线之上。

  “所以我们可以预计,2021年是全球经济的复苏年。”张奥平表示,对于中国,将迎来属于自己增量时代的15年。

  他指出,这15年有三个关键的时间节点。

  第一,中国将会正式地跨越很多国家始终没有跨越过去的中等收入陷阱门槛,伴随着人民币汇率的提升,中国在2023年前后会正式成为一个高收入的经济体。

  第二,2028年前后中国GDP总量将会超越美国,成为全球GDP总量排名第一的国家。

  第三,2035年的远景目标当中提出,中国的人均GDP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中等发达国家水平,通过我们测算大概是人均GDP 2.2万美元,代表我们中国的人均GDP要翻1倍,这背后就代表我们的经济总量101.6万亿元也要再翻1倍。

  这三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伴随着中国成为全球范围内排名第一的经济体,我们在整个国际上的话语权,在整个国际上的发展都会实现一个新的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处于增量时代当中,也存在一定的风险,那么风险最大的不确定性是什么?

  在张奥平看来,还是中美这两大经济体当中的竞争方式。“大国之间的博弈与竞争,尤其是市场当中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竞争,无论是经贸领域、科技领域、金融领域,甚至在国际规则领域的激烈对抗、竞争,也会在未来15年中长期存在。

  2021是价值投资回归年

  在2020年遇到疫情黑天鹅的冲击之后,全球范围内大多数国家,尤其是美国、欧洲等都开启了宽松的货币政策,进行了货币大放水。当出现经济危机或经济过度遇冷时,很多国家都会开始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会让经济逐步恢复,而逐步进入到一个过热的区间,伴随着经济过热,也会迎来一个通胀压力。

  张奥平表示,2021年,我国一定是一个经济增长的大年,但是经济增长的大年并不代表还像2020年一样进行货币宽松的政策。

  他进一步指出,伴随着2020年的宽松货币政策的影响,在2021年的第一季度,经济增速上行一定会到一个高点,之后货币政策就会逐步收回来,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强调2021年政策操作是不急转弯,而不是不转弯的原因。

  2020年的投资大年,投资收益重点来源于整个市场释放的流动性。关于2021年投资方式,张奥平认为,目前全球货币政策走向了平行空间,欧美日无限量的宽松,中国伴随着经济复苏而进行审慎克制的货币政策。2021年,就不再是我们所说的靠流动性的投机年了,而是要回归到我们真实的价值,这种价值的回归年。

  “一些资产的价格开始飞速地增长。2020年整体的流动性比较宽松,整体的风险偏好因流动性的释放,是比较高的。2021年,又会是一个大的改变,整体的流动性会被逐步地收紧;但是各类资产包括企业,它们的基本面开始逐步地向好,企业也开始逐步地恢复到一个正常的经营状态当中;整体的风险偏好因流动性的收回会中性一些。”张奥平表示。

  三驾马车中的增量机遇

  2020年中国经济实现了2.3%的增长,整体投资拉动GDP 2.2个百分点。面对2021年价值投资回归年,不再依靠流动性释放的投机型机会,接下来如何寻找价值型投资的机会?在经济复苏当中如何找到快速复苏资产,并且能在中国经济未来15年实现增量时代的资产?

  从投资端看,张奥平认为,2020年在整个投资板块还是靠房地产开发投资来重点驱动与支撑经济增长的。包括去年看到又出了房地产“新两条红线”:个人贷款和房地产贷款红线,从供给端,也就是资金端去把控房地产。因此,2021年房地产投资会逐步下滑,基建投资尤其是新基建、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开始逐步地上行。

  另外,张奥平还提到关于投资中国科技创新产业方面,“十四五”发展规划中未来五年重点有三个数据。一个是社会研发的经费投入年均增长,这个是有定量数据的,达到7%。二是基础研究经费的投入,研发经费的投入比重要达到8%以上。三是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要占到GDP的比重在10%以上。

  由此看来,未来关于国家科技创新方面产业会加大力度投入。张奥平提及了一些行业,例如新一代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电路、基因与生物技术、脑科学与脑类研究、临床医学与健康、深空深地深海和极地探测等。他认为这些产业未来是有大的机会的,尤其在这5年当中。

  在消费端,2020年的消费拖累了GDP增长的0.5个百分点,整体是因为线下消费长时间地停滞。张奥平表示,2021年的消费预计同比增速应该会达到7.6%左右。中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在未来的5年将可能会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国。中国正在逐步地从世界工厂转化成为全球的消费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外资咨询公司报告指出,全世界将近50%的奢侈品是由中国人购买的。而且,整个中国消费分级趋势也在逐步地形成。“所以说中国未来不同层级的消费潜能的释放,能够驱动我们整个中国经济逐步实现新的发展突破。”张奥平说。

  那么,消费行业的长期增量到底是什么?张奥平认为,一端来自于老年人,“新银发经济”;一端来自于年轻人,也就是“Z世代经济”。

  从1995年到2009年期间出生的“Z世代”现在有2.6亿人,这2.6亿人正在逐步地成为中国社会消费的主力军。现在已经占据了整个中国消费力的40%,而且还在逐步地增长。但是这帮“Z世代”的消费行为特征又是和过去的每一代年轻人都不一样,他们是真正意义的和网络共生的一代人,他们的消费行为更加的个性化。

  另一端的“新银发经济”,6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里逐步成为老年人的。“张奥平认为,”新银发经济带来的商业机遇也是非常多的,整个消费行业最大的变量就来源于这两端。

  此外,张奥平提到,中国的出口在2020年是非常好的。因为中国先恢复的是制造业,是供给端,而美国、欧洲这种无上限的货币宽松,把钱打给居民,先恢复的是需求端。所以,中国供给多一块,而其他国家的需求多一块,正好中国的供给就满足了全世界多出来的需求。




上一篇:商务部:挖掘科技创新潜力 推进贸易创新发展


下一篇:五一节高速免费吗 2020五一放假几天 五一连休5天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