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天津格斯环保有限公司、祝您体验愉快! 咨询热线:+86-22-58395279

1亿只避孕套缺口背后:高毛利低净利,国产品牌难成气候

日前,全球最大的避孕套生产商康乐(Karex)公开表示,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其在马来西亚的三家工厂已有近10天没有生产出一只避孕套,以目前的库存量来说,只能再维持两个月,这已导致导致全球范围内避孕套短缺数量达到1亿只。

4月初时,康乐获得了马来西亚政府的特殊豁免能够重启厂房,但必须减少5成劳动力,也就是说短时间内马来西亚的产能将缩减至一半,据《棱镜》报道,为缓解近期的产能短缺,康乐公司已经把部分产能转移到泰国工厂,该工厂拥有11条生产线,全年产量达22亿只避孕套。

值得一提的是,3月下旬时印度也发布过“停工令”,国内避孕套行业受到冲击,目前,全球三大避孕套生产国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度现存确诊人数均超过1000人,短期内对全球避孕套供给势必有所下降。

除了供给端,需求端的增加也是造成避孕套数量出现缺口的重要原因。由于疫情隔离期间娱乐社交活动的骤减,全球最大的成人视频网站Pornhub倒是迎来了流量高峰,意大利、法国、西班牙陆续封城后的几天里,P站区域流量分别环比增长57%、38.2%和61.3%,截至3月17日,P站全球流量上涨了11.6%。

不只是国外,一直以来,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就是避孕套消费大国,2017年我国避孕套使用量就突破100亿只,约为全球避孕套消费量的1/5,而前期我国疫情爆发时,由于物流运力不足等问题部分超市也曾短暂地出现避孕套缺货的情形。

不过,线下销量受限却让线上产品收获了一波红利,据京东大数据显示,情人节期间北京、上海、广东和福建计生情趣用品成长额增长较快,其中福建和广东涨幅分别达231%、196%。猫妹搜索了几家避孕套头部品牌的天猫旗舰店,杜蕾斯、杰士邦等品牌产品最高月销量均超过10万,冈本月销量最高也超过7万。

整个避孕套的供应市场分为两方,代工厂和品牌方,其中康乐是全球最大的代工厂,每年生产约50亿只避孕套并出口到140个国家,其代工的品牌包括杜蕾斯、美国ONE以及国产品牌诺丝(Nox),但康乐也开始建立自有品牌“Carex”和“Inno”。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利洁时旗下品牌杜蕾斯独占国内避孕套市场40%份额,其次主打超薄系列的日本品牌冈本和重新回归人福医药的杰士邦分别占据10%的份额,除此之外,诺丝、中川、名流等国产品牌也开始逐渐占据市场份额。

在任何行业里,代工总是没有自主品牌利润高,避孕套也是一样,即使康乐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避孕套代工厂,据棱镜报道数据,2016财年时,康乐生产一只避孕套成本1美分,出厂价3美分,而最终售价则能达到1美元。

国产品牌诺丝的拥有者诺丝科技2017年曾在新三板上市,彼时财报显示其避孕套产品毛利率接近80%,值得一提的是,诺丝科技大部分产品其实都是由康乐代工的,而这也是康乐一直坚持推出自有品牌的原因。

猫妹在天眼查专业版中,以“计生用品”、“避孕套”等作为经营范围进行筛选,数据显示全国有19万家相关企业,其中山东省以21876家企业位居第一,占比11.23%。

不过,虽然国产避孕套企业有这么多,大大小小的品牌也不少,但真正出圈的也就杰士邦、诺丝等几个,诺丝科技曾经的招股书也表明,避孕套行业的壁垒实在是不高,产品同质化严重,只是问题在于国产品牌难以提升消费者认可度,而早期我国对于避孕套的电视广告等推广手段一直有所限制,直到后来提出用于预防艾滋病,政策才有所放宽。

于是为了推广品牌,2016年、2017年诺丝科技销售费用分别为7780.56万、8613.7万,占营收比重分别为69.19%、71.22%,其中大额的陈列费、入场费和广告费是销售费用增加的主要原因,原本近80%的毛利率经过一番消耗后,净利率只剩下3.77%,在诺丝科技摘牌前的最后一份半年报里,其归母净利润已经转亏。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虽然境外避孕套工厂面临产量问题,但中国也是避孕套生产大国之一,再加上这么多避孕套相关企业,短期内也基本能够保障国内避孕套的供应,这对于国内品牌商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太利好的利好消息。

国内有避孕套业务的上市公司可谓是少之又少,去年养殖户大湖股份卖冈本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此外,A股最大的避孕套生产商就是人福医药了,2006年人福医药以1.37亿元的价格出售了杰士邦70%股权,对手方为澳大利亚橡胶手套制造商安思尔(Ansell),当时人福医药净获利8000万。

但避孕套实在是个一本万利的生意,出售前其所能带来收益也实在可观,于是2017年人福医药又联手中信资本以6亿元的价格买下了安思尔的避孕套和润滑剂业务,一来一去价格就翻了数倍,不过在安思尔旗下的这些年,也让杰士邦“镀了一层金”,提升了国内消费者认知度的同时,也成为国内避孕套销售量第二大品牌。

但回国后的杰士邦有着跟国内其他品牌一样的困境。人福医药全资子公司乐福斯直接持有杰士邦卫生用品有限公司95%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人福医药安全套业务毛利率为57.07%,而回国后的第二年乐福斯营收达到16.58亿,同时人福医药安全套业务营收也同比增长177.71%,但乐福斯的净利润也只有3268.86万,净利率不足2%。

2019年半年报时由于外币汇率及融资利率的上升,乐福斯开始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形,上半年8.16亿的营业收入最后只剩下584.33万净利润。

在避孕套业务难以成为第二支柱时,人福医药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麻醉剂等精神类药物,而主营这一业务的宜昌人福也贡献了2019年上半年主要的利润。想来想去目前创收还是依靠麻醉剂,4月初人福医药又收购了宜昌人福13%股权,收购后持股比例达到80%,继续为宜昌人福控股股东。

二级市场上,人福医药股价应声而涨,继8日涨幅达到8.26%后,9日开盘人福医药增幅再次冲上9%,截至发稿,人福医药股价为18.81元,涨幅达5.56%。




上一篇:全球央行和金融监管机构应对新冠疫情措施概览


下一篇:对哲学的三大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