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天津格斯环保有限公司、祝您体验愉快! 咨询热线:+86-22-58395279

陈行甲:你们看的所有小说都没我经历的精彩。官员到公益人的蜕变

2016年12月,陈行甲在朋友圈饱含深情地写下了一篇《再见,我的巴东》,告别了这个长江边上最干净最美丽的小城。

陈行甲,23岁任副科,26岁任正科,35岁任副县,38岁任正县。2011年,任湖北省恩施州巴东县委书记。2016年9月,陈行甲五年任职期满被湖北省委提拔公示,拟任湖北省恩施州领导班子成员,在这前途无量的风光时刻,他却突然宣布辞职,悄然离场,官场生涯戛然而止。

正如他所说,“清清的我走了,正如我清清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再见了,我的巴东!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此去经年,山长水阔,你在我的心里,在我的梦里”。

相比较这几年通过卖茶叶、卖苹果等土特产走红的地方领导干部而言,陈行甲可以算得上是老牌“网红”。他以措辞犀利、毫不避讳、接地气的风格著称,曾为宣传巴东旅游录制MV,并从3000米高空跳伞,被网友冠以“网红书记”,也被人亲切地称为“甲哥”。

他的一篇文章针砭时弊,直至当时精准扶贫工作中存在的痛点:有少数老百姓确实出现了这样的心态“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成为无理取闹的潜台词。有少数贫困户对来家里帮扶的干部很麻木,认为干部比他更得急,他不脱贫干部交不了账,而且脱贫表上还要他签字呢!

其实,这真正说出了很多帮扶干部很想说,但不敢说的大实话,后来国扶办的高层也明确指出“帮扶不能养懒汉”,这些话才慢慢被大家接受,可在当时他的这番话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被人过度解读,带来了不少的麻烦。现在想想才明白,有人是要故意“过度”解读一番,目的就是为了制造点舆情。

陈行甲主政巴东期间,巴东地区的乡绅名贵,一半人被他得罪了,另一半则被他亲手送进监狱。其中就有当地的“中标大王”、9名局长、还有县长和副县长等87名老板、干部。

有人说他是借反腐泄私愤,但他却说:“我都是这个地方的一把手了,我能有什么私愤?我有的是公愤,是代表50万老百姓的公愤。”

有一次,调查对象传话给陈行甲,“其实你住的地方我们知道,不要把这事闹得全县人民都知道吧……既然陈行甲想搞死我们,我们也要搞死他,搞不死他也要搞臭他。”

以为受到威胁的陈行甲会有所收敛,可谁曾想,陈行甲在全县大会上公开表示“我不在乎,我和这帮人拼了。”“这一次,虽千万人,吾往矣!”

陈行甲“拼命三郎”式的反腐斗争,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动了有些人的奶酪,可他从来没有打过退堂鼓。他自己不怕死,可很多支持他的人却经常为他的安危捏一把汗,县公安局的同志甚至在陈行甲的车上安装了一个简易排爆设备,以防有报复者暗中谋害。

有一位领导曾多次表示,陈行甲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作秀,是在捞取政治资本。把老百姓和他的亲近,定义为接受人民群众的精神贿赂。不过,因为老百姓的这个“贿”陈行甲确实是享受了!

在任期快满之际,陈行甲遇到了一位“高手”,是个典型的“两面人”,在人前与他和颜悦色,在人后对他进行极力的人格侮辱和工作打压。这让陈行甲苦不堪言,却又无可奈何。

陈行甲原本以为,是自己爱出风头惹怒了领导,为了摆脱窘境,他曾主动靠近这位领导,极力讨好对方,但都无济于事。后来,他才弄明白,他们根本就是水火不相容的两路人,他这种义无反顾去撞南墙的反腐方式,不可避免地牵连到了更多的人,而是他快意恩仇的处世方式,迎头撞上了一种圈子文化和山头文化。

在学习数学和诗歌的过程中获得了慰藉,试图防止自己的性格在那里逐渐变坏。——伯特兰·阿瑟·威廉·罗素

陈行甲出生在湖北鄂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在村子里上小学,镇上上初中,后考入湖北大学、清华大学就读,也曾远赴美国芝加哥大学学习,属于县委书记里的高学历干部。大学的学习生涯,使他成为一个思维严谨、逻辑缜密的文艺青年。一帮年轻人有理想、有抱负,经常在沙湖边举办诗会,身居陋室、心在旷野,大家以文会友、以诗会友、以歌会友。

这些经历、知识给了他理性而严谨的思维方式,还有最为基础的管理知识和行政意识,以及对人类文明发展规律的初步认识,塑造了他鲜明的人格特征和处事风格。

他来自于那个诗歌和音乐的文青时代,并始终保持着那个文青时代给他的烙印——崇尚内心自由,做事趋于感性,有点理想主义。

陈行甲的母亲是一个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水平的女人,但她见弱不欺,见恶不怕,一次又一次地帮助比她们更加困难的邻居……

陈行甲曾讲过“我这半生见过的最穷最惨的人家,是我们村子里的潘伯伯他们一大家人,穷到经常要借盐吃,出门走人家要借衣服穿,惨到十几年间一家九口人各种不同的死法,死到最后只剩一个人。”

在陈行甲的记忆当中,他的母亲几乎是村子里唯一的不嫌弃潘伯伯的人,唯一的永远不会让他们空手回去的求救处,唯一的每次都会去帮忙料理他们家寒酸的葬礼,为他们家卑贱的逝者痛哭流泪的人。

在陈行甲主政巴东之际,掀起了反腐狂潮,她的妻子曾多次接到来自不同人的威胁恐吓电话,用他自己的话说“你们现在看到过的所有小说,所有电影,所有电视剧,都没有我经历得精彩。”

在多次接到恐吓电话后,妻子没有退缩,反倒是鼓励陈行甲“你一定要保重,我不指望你飞黄腾达,但一定要活着回来,不要担心我和儿子,我们永远为你骄傲。”

据陈行甲讲述,那时候刚上高一的儿子在网上看到了爸爸带领全县干部结穷亲的事儿,特别高兴,当晚就打电话过来说:“老爸我觉得你这件事做的特别棒!”

正是母亲、妻子、儿子给了他爱,给了他坚定的支持,成为了他坚强的后盾,让他得以在这条黑暗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2017年,陈行甲正式接受了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发起人、秘书长刘正琛颁发的新阳光慈善基金会理事长聘书,就“联爱工程”进行推广。

2019年,深圳市基金会发展促进会成立,这是中国首个基金会行业促进组织,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万科公益基金会等10余家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陈行甲担任执行会长。

在疫情期间,陈行甲线上召开会议,向全深圳基金会行业发起抗疫情联合行动倡议,截至2月14日,深圳共有80余家基金会捐赠现金及各类医疗物资13.9亿元,其中不包括腾讯基金会追加的12亿元抗疫专项基金。

同时,陈行甲自己创立的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共筹到口罩11233个,护目镜1538副,消毒液6432瓶,车载空气净化器101台,隔离袍938件,陆续送达武汉中南医院、武汉协和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武汉市儿童医院、襄阳市卫健委、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及松滋市人民医院等7家医疗机构。

“甲哥”跳出体制,开始在公益领域展现出他卓越的才华,成为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重要符号。

“有些选择,是渐远的青春时代就注定了的。我记着幼时从地里收工回来走夜路时妈妈常教我的一句话,‘往前走,别回头。’ ——公益人陈行甲




上一篇:10万就能买中型SUV,轿车,自主品牌持续压价,还能有前途吗?


下一篇:从单位给员工房产激励遭数百万意外损失看《劳动合同》审核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