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天津格斯环保有限公司、祝您体验愉快! 咨询热线:+86-22-58395279

只有房地产才能拯救实体经济

这几天,国内主要的手机公司销量都在大幅下滑,华为、小米、OPPO、vivo等大厂天天在国内斗法,苦不堪言。

但是酷派前不久发布了2019年财报,营业额达到了18亿港元,比2018年涨了45%,毛利率提升到了23.25%,比2018年亏损-5.63%增长了28.88%。

比如创始人郭德英,360的周鸿祎,乐视的贾跃亭,华为的刘江峰,每个都号称科技圈的大神,但都没能把酷派拯救过来。

来头不小。继续调查下去。发现陈家俊是酷派最新大股东威日创投的控股人,现在也执掌酷派集团执行董事,行政总裁。

威日创投又是哪个财团呢?查阅资料发现更早之前是一名叫陈家荣的人控股,陈家俊则是陈家荣的胞弟。

所以这个故事串起来就是:京基地产成了酷派手机的新主人,并逆转了酷派糟糕的业绩,让这家公司重新走在了科技公司的航道。

这家公司曾经打造了深圳第一高楼京基100大厦、KKMALL购物中心、深圳盐田著名的海滨酒店京基喜来登(现在已经改名叫京基洲际)。

曾经是国产手机骄傲,在之前是手机四大金刚“中华酷联”之一,双卡双待技术,就是他们家发明的。

但是随着华为、OPPO、vivo等野蛮人闯入手机市场,把酷派这种老牌公司按在了地上摩擦,一度缓不过来。

再加上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在几年前“身体不适为由”,借机高位套现,把酷派股票卖给了号称“救星”的贾跃亭同学。

酷派就这样中了剧毒。2018年酷派连续巨亏了3年、累计亏损超过65亿元人民币,资金断裂和退市破产的边缘,形势可谓岌岌可危。

1、2018年酷派公司现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1.48亿元,亏损达到了4.1亿港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0%。还面临赔偿供应商1.47亿港元的民事申诉。

2、开始断臂求生。员工人数由2017年度的1421人腰斩至637人,几乎是5年前的十分之一,降速之快,令人咂舌。2018年研发支出仅投入了1亿元,相对同类科技公司来说,已经大幅度落后了。

酷派在悬崖边徘徊,四处乞讨。听说先后接洽了碧桂园、星河、恒大等一系列地产公司,但都没有谈妥。

紧接着,斥下8.08亿港元,从贾跃亭手里买了8.97亿股份,晋升为第一大股东,酷派由此实现易主。

2008年,郭德英在全球经济危机下的情况下,低价购入了诸多土地。比如深圳,东莞、河源、西安、郑州等城市的黄金地段。

深圳南山科技园北区的酷派信息港,东莞松山湖拥有500亩产业基地,建成后预计实现产值100亿元。

众所周知,手机行业是中国最为充分竞争的行业,没有特殊办法,没有特殊扶持,一切都靠“硬功夫”。

但地产公司的财务、市场、土地、物业运用能力,却出奇地一家手机公司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90后的陈家俊掌权之后,马不停蹄,大刀阔斧改革,手段老练,用了多种手段让酷派起死回生的:

4、除此之外,这个年轻人还确立了酷派是研发驱动的公司,持续投入更多的成本在研发方面。

输血、改革、发展,京基给了酷派最强的一条龙服务,最重要的是,酷派珍贵的专利技术星火,也得以继续延续。

就这样,在大众眼里,逻辑不可能成立的地产救科技的故事,出现了。而且看起来,一切都顺理成章,问题迎刃而解。

大家认为,科技与地产是水火不容,此涨彼伏,你死我活的关系,只要卖房子的还存在,就会吸干一切科技企业的血。

京基投资酷派不是第一单。自2014年,以陈家荣为首,京基先后在文化、高科技领域发起多项投资:

3、过往几年,陈家荣兄弟联手,先后投资美图、雷蛇、宏磊股份、壹账通、平安好医生、优信等多个股票。

1、当年的康佳电视,依靠在深圳黄金地段华侨城的一块厂房用地,拍卖给了深圳房企龙光地产,从而获得了将近70亿元的收入,当时这个数字是全年净利润的73倍。借助这笔资金,康佳正式开启了转型之路,直到现在,康佳每年还能保持2亿净利润。

2、曾经被称为“深圳四大骗”的柔宇科技。号称有顶尖技术的公司迟迟没有广泛应用和量产,因此被媒体和资方频频质疑。在2018年,地产公司保利资本给柔宇注入了4亿元融资,让这家公司得以继续在技术和量产的路上走下去。

低租金的写字楼,能吸引民营企业扎根入驻。民营企业才会源源不断,吸引人才来到深圳。

高成本的房价,则是人才漏斗。城市会用房价,吸附住精英群体和各行各业的佼佼者,淘汰一部分不适合这个城市的人。

因此低成本写字楼,高成本房价,能吸引源源不断人才,又能只留下优质人才,这是城市保持新陈代谢的方法。

一号技师最近给投资人上钟的过程中得到一些说法,投资互联网项目是百万元起步,投资技术项目是百亿元起步。

实业,特别是技术和量产想结合的企业,在现在的经济环境下是缺钱的,而且是缺大钱,这种只有两类的角色出得起:一个是政府,一个是地产。

国内的面板龙头企业京东方,依靠的巨额资金大力灌溉,终于在今天开始收获。新能源汽车创业项目,小鹏、蔚来、威马等,起始资金都是百亿元规模的。

技术实业需要大规模的资金周转,也需要大片土地进行生产,这个能力只有政府资金和地产商这两者才同时兼备。

福耀玻璃的曹德旺曾经对许家印说:经济转型升级,不是靠你许家印,还是要靠我们制造业。

傲慢的曹德旺可能不会想到,他远远低估了一家地产商对于实业的野心。除了火速考验贾跃亭的法拉第汽车,许家印为恒大汽车储备了3000亿的资金。

行业没有高下之分,资金没有优劣之分,只要最终能扶持实业,房地产就是一个优质行业,房产公司也就是良心公司。




上一篇:江门市妇联第五届微公益项目出炉!快来看有没有你关注的领域?


下一篇:“潮公益”再出发 第六批志愿服务伙伴计划项目签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