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天津格斯环保有限公司、祝您体验愉快! 咨询热线:+86-22-58395279

索罗斯的股市反身性原理,从失败的哲学家到金融市场大鳄

索罗斯说自己是一个失败的哲学家,他的投资理念,源于他这些不成功的哲学思想。虽然在哲学上没有获得很大的成就,但在学术之外的金融市场上还是掀起了几次风暴,其人也被称为金融市场的大鳄。

索罗斯是匈牙利的犹太人,1930年出生,少年正是处于二战时期。14岁的时候德国占领匈牙利,在纳粹迫害犹太人的日子里,他的父亲带着一家人东躲西藏,伪造的身份证成功地活了下去。小时候艰难的生存经历给索罗斯的一生都打下烙印,目睹了数百万同胞的死亡之后,对一个敏锐的人来说,不可能不认识到生存的意义。索罗斯反复说,生存是第一位。

二战结束后全家移民英国,19岁的索罗斯考入伦敦经济学院,1952年取了哲学学士毕业。1953年参加工作。1956年移民美国,到纽约的一家证券公司做交易员。因为他出身于奥地利,又去过英国,能够讲英、德、法好几个欧洲国家的语言,因此主要负责销售外国特别是欧洲国家的证券。这使他从入行开始就拥有了全球视野,为以后成为国际投资家积累了经验。后来索罗斯成立量子基金,做空英镑打败英格兰银行,做空泰铢洗劫东南亚,制造了亚洲金融危机,成为金融市场的一代传奇人物。

索罗斯的投资秘诀从不轻易告诉别人,投资过程也是一人独自操盘,做空还是做多,谁也不知道。包括他的量子基金合伙人罗杰斯也不知道。多数情况下,索罗斯的手法不定,可以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做多不利就做空,做空失败就做多。唯一不变的是他最后总能全身而退,获利了结。

当市场听闻他做多的时候,可能已经离场或者开了空头寸。等对手回过头来打击的他的时候,正在帮他赚钱。或者其它盟友加入一起作战的时候,他已经卖光了头寸。在一个充满博弈的零和游戏里,是不可能一起赚钱的,就像击鼓传花一样,最后砸在手里的倒霉蛋一定是反应最慢的那一位。生存第一,这是他的一贯哲学。

索罗斯对市场的认识跟大多数人不一样。很多人相信市场是有效的,价格反应了一切,当前的走势是完全正确的。至少相信市场是部分正确的,价格围绕价值波动,走势正确反应未来的趋势。但索罗斯认为市场总是错的,他可以从市场的错误中赚钱。所谓的错误就是总是存在偏差,这与一般意义上的上下波动不一样。因为波动是随机的,而偏差是有方向性的。随机波动中只能随机的赚钱或者亏钱,但偏差可以确定的赚钱。

反身性理论是索罗斯的投资理念的核心。他的投资日记《金融炼金术》反身性理论贯穿全书。索罗斯的哲学思想来源于他的老师波普。索罗斯用反身性原理分析和解释许多问题,比如股票市场的反身性,外汇市场反身性,美国经济的里根大循环,美国公司大精简,银行体系的演化,国际债务,银行信贷夸张收缩,经济的萧条繁荣周期、石油、货币以及他在金融市场里的一些实验等等。索罗斯在书的导论里写道:本书并非股市致富实用指南。

索罗斯认为目前对市场流行的两种理论-技术分析和基础分析。技术分析关注的是股票的需求和供给和市场价格的关系。技术分析认为股票价格由股票本身的供求关系决定,过去的走势反应未来的趋势,价格反应了市场的一切信息,市场是永远正确的。

基础分析认为,股票价格反映了公司经营状况和公司自身价值的变化。通过预测公司的未来的盈利进行贴现,与目前的市场股价做对比。认定市场可以正确地作出这类预报,同时也认为市场永远是正确的。

对于上述理论,索罗斯的观点刚好相反,他坚决主张市场的估价总是失真的,不仅如此——这是对均衡理论的决定性背离——这种失真具有左右潜在价值的力量。

索罗斯认为技术分析长处在于判断事件的概率,但不能做出准确的预言。对于基本分析,索罗斯也不相信股票价格是潜在价值的被动反映,更不相信这种反映倾向于符合潜在的价值。

索罗斯认为,股票价格不是单纯的被动的反应,在一个同时决定股票价格和公司经营状况的过程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股票价格的变化看成是一个历史过程的一部分,并且在参与者的期望和事件过程的相互影响,以及这种影响作为因果因素这一过程中起到作用。

索罗斯认为,在任何情况下反身性模型都不能取代基本分析,它的作用仅限于提供基本分析中所欠缺的成分。原则上这两种方法可以调和,基本分析试图确立潜在价值如何反映在股票价格中,而反身性理论则表明了股票价格如何影响潜在价值。基本分析是静态的图景,反身性模型则是动态的。

索罗斯认为,股票价格存在着一种反身性的关系。股票价格取决于两个因素:股价的基本趋势和主流偏向,这两个因素反过来又受股价的影响。股票价格和这两个因素之间的相互影响不存在固定的常数关系:在一个函数中的自变量到了另一个函数中就成为因变量。因为不存在常数关系,均衡的趋势也就无从谈起。市场事件发生只能解释为历史性的变化过程,所有的量——股票价格、基本趋势、主流偏向——都在变化。在一个典型的市场事件中,三个量先在一个方向上变化,接着又在另一个方向上彼此加强,市场的繁荣与萧条的交替,成为一个最简单而又最熟悉的模式。

如果股票价格的变化加强了基本趋势,称之为趋势为自我加强,用于相反的方向时,称之为趋势自我矫正。主流偏向,可能自我加强,也可能自我矫正。当趋势得到加强时,它就会加速,当偏向得到加强时,预期和未来股票价格的实际变化之间的差异就会扩大;反之,当它自我矫正时,差异就缩小。

股票价格的变化,索罗斯将其简单地描述为上升的和下降的,当主流偏向推动价格上涨时,称其为积极的;当它作用于相反的方向时,则称为消极的。上升的价格变化为积极的偏向所加强,而下降的价格变化为消极的偏向所加强。在一个繁荣——萧条市场变化中,至少可以找到一个上升的价格变化为积极偏向所加强的阶段和一个下跌的价格变化为消极偏向所加强的阶段。同时还存在着某一点,在这一点上基本趋势和主流偏向联合起来,扭转了股票价格的变化方向。

这样索罗斯就建立一个初步的繁荣和萧条的交替模型。首先假设存在着尚未意识到的基本趋势,主流偏向在开始时是消极的。起初是市场参与者意识到了基本趋势,认识上的变化将通过投资决策影响股票的市场价格。股票价格也可能不影响基本趋势,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问题到此结束。

加强的趋势可能在两个方向上左右主流偏向,加强或矫正。如果是矫正,经过股价变化,基本趋势可能终止;如果是加强,股价上涨和基本趋势的加速发展。市场预期比股票价格升得更快。基本趋势受到股价的推动,与此同时,股价的上涨依赖主流偏向的支撑,从而造成基本趋势与主流偏向同时滑入极其脆弱的状态,最后,价格的变化无法维持主流偏向的预期,于是市场进入了矫正过程。

失望的预期对股价产生消极的影响,股价的变化削弱了基本趋势。如果基本趋势过度依赖股价走势,矫正可能成为彻底的逆转。在这种情况下,股票价格下跌,基本趋势反转,预期则跌落得还要快一些。这样市场就朝相反的方向启动,股价衰落谷底,等待新一轮的反转。

典型的情况是,一个自我加强的过程在早期会进行适度的自我矫正,如果在矫正之后趋势仍然得以持续,这一偏向将有机会得到加强和巩固,且不易动摇。当这一过程继续下去时,矫正行为就会逐渐减少,而在趋势顶点逆转的危险则增大了。

索罗斯拥有国际视野和哲学思考,能够发现市场趋势的问题,坦然承认人的认识不足和人的不确定性,实事求是,知错就该,随时纠正自己的错误,勇于面对,善于反思。




上一篇:自燃后又“断轴”,理想坚称无质量问题!车主:提车才1个月,对方提出送加


下一篇:211大学的学生,真的会比二本大学生发展更好吗?关键看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