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天津格斯环保有限公司、祝您体验愉快! 咨询热线:+86-22-58395279

泃河的波光

  金海湖水天一色。

  梁景启摄

  京津冀交汇处,京东平谷有河有湖。其中一条河是泃(jū)河,一个湖是金海湖。

  泃河,古为泃水,何以得名,何时得名,已不可知。只知“泃”字别无他意,当是先人专为此而造了。平谷境内河流大小二十余条,泃河是最大一条,常说泃洳二河映带左右,洳河其实只是一支流而已。泃河自远古流来,滋润着这片土地,世代养育着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的平谷人。泃河,无疑是平谷的母亲河。

  我曾不止一次踏察,泃河是怎样涓涓地发源于燕山深处,又怎样汇纳百川地流经平谷,最终滔滔滚滚地流注渤海。千百年来,泃河应该是水运繁忙,不仅有军事运征供给,更有民用货物运输,如北边核桃、栗子等干果山货运往天津,而煤油、盐、碱等生活必需从天津运来,由此再转运承德等地。摄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寺渠码头的一张旧照,船只众多,桅杆林立,可见过去水运之一斑。访谈沿岸老人,说最大船载货可达两万斤,且自豪地告诉我当年他们有人还撑过船呢。

  泃河可以水运,可以灌溉,可以尽为人所用。而一旦天泻骤雨,满山满谷流水一股脑涌至泃河,就会一下漫过河床,形成不可以掌控的水害。志书中元明清均有大水的记载。记得马坊镇东店村东旧有三官庙,庙东就是泃河,村里传有“三官庙脊上挂苲草”之说。苲草本为一种水草,水中生长之物,竟挂在了大庙脊上,正说明那年泃河发水,一直淹到岸上的庙顶。离此不远的小屯村后街西头,有座一间大的小庙,庙前后各有两棵一搂多粗的大槐树,庙北即泃河。五十年代初发水,连庙带树一块儿冲走。眼瞅着大槐树在河里翻滚,没人敢捞。小庙的位置,现已为泃河河道中央了。1958年夏大雨连天,泃河两岸一二里宽汪洋一片,大水房檐高,岸上人一时没地方跑,就跑到了房顶上。

  泃河虽不像过去的黄河那样“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但也是无数次地恣意泛滥。新中国成立后,平谷人民心底共同发出一个呼唤:一定要根治泃河!就在1959年10月,泃河流经的海子村那道窄窄的山口,北京水利设计者挥笔成图,万千平谷儿女便聚集于此,以简陋的锨镐等工具,挖黄土,刨砂料,再以独轮车双轮车以至创造性地发明四轮车六轮车推运。历时七八个月,两山间愣是奇迹般地横亘起一道巍然大坝,拦住了肆虐千百年的洪水!

  当我如今寻找到这些当年的英俊青年,他们谈起以往的困苦,谈起以往的艰辛,谈起以往的快乐与幸福,还一再慨叹:那道大坝是窝窝头堆起来的,是平谷儿女的汗水与希望筑起来的!无论如何,平谷人民用双手奋力一挽,就在滔滔泃河上挽了一个结,因坐落海子村旁,故称海子水库了。又经续建、扩建,总库容达一亿多立方米,终于成为北京地区继密云水库、官厅水库之后的又一座大型水库。古老的泃河从此不再恣意不再疯狂,而是捋顺条边地依照人们的意愿,让啥时候流就啥时候流,让流向哪里就流向哪里,去灌溉,去发电,去尽情地做有益于人民的事。而当初为了修建水库,库区里的人们也是舍小家为大家,洒一把热泪,毅然告别世代居住的老屋,搬迁到了库外,甚至投亲靠友远走他乡。

  时光如水,奔流至今。随着改革开放,社会发展,曾经的海子水库,因平谷盛产黄金,且北部就是巍巍大金山,故改名金海湖,成为京东风景名胜。一湖碧水,映衬得水天一色,纤尘不染。天无丝毫风迹,终因浩瀚,湖面也微波荡漾,太阳下波光粼粼。我乘船缓缓驶向湖心,船在微波中慢慢荡出一道波痕,随后幽幽扩散成一抖开的扇面。时值暑夏,可湖水生凉,也就无须摇这淋漓水扇了。想当年亚运会水上项目在此举行,擂鼓呐喊声中,亚运健儿劈波斩浪,争金夺银,何等英豪!明年世界休闲大会亦在这里举行,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不同国度、不同地域的世界宾客云集于此,又将是一番什么景象呢?我一时想象不尽。船行湖中,眼看山穷水尽,可船头一转,待过得山来,便又豁然开朗了。这道山横陈湖心,据方志记载,清康熙年间平谷发生大地震,竟把半座山咣当当震将下去,才形成现在东半山峭壁,岩石峥嵘,如刀削斧斫,数个山峰形如锯齿;而西半山缓缓,松柏苍翠。山上一亭,人道半山亭。举目畅望,才觉金海湖四周皆山,而山外依然是山。东南影影绰绰一塔高矗山巅,擎举古塔的是盘山。东面及北面呢,层峦叠嶂,明代万里长城蜿蜒其间,留一座将军石关守护到今天。而莽莽苍苍远入云霄的,不是别的,正是赫赫燕山主峰!园林建造注重借景,这里就把名山胜景巧妙地借到湖中来了。望着这一切,想当年的设计者,起初图纸上估计没有这些,也可能不会想到这些。是啊,事物的发展正如社会的发展祖国的发展,往往超出人的想象!

  我下船在大坝上流连,眺望远山近水,壮丽美景。回想六十年前,那时平谷人民凭一股干劲截河成湖,如今仍令人肃然起敬。而勤劳智慧的人们后来又把这劳动果实化为胜景,壮我祖国大地、中华河山了。




上一篇: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原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王瑛


下一篇:楼市稳中有降?多项指标增速连续回落